不靠大公司,我想改变农业,你要不要一起?
新农堂 · 2019-03-19 18:08 · 农业案例

当气候变化让农田今非昔比时,我们能为农田做什么?

当农村青年都奔赴城市务工时,我们能为农田做什么?

当农业被各种问题裹挟而转不过身时,我们能为农田做什么?

有一群年轻人给出了他们的答案,证明不靠大公司更能改变农业!

Open Hack Farm的成员在田间试验

2015年,台湾,陈幸延辞去软件工程师的工作,扎进了土里。

最初,一窍不通的他只能跟着老农学习,汲取老农几十年来积累的土地经验。但是这些经验越来越难用了,尤其是在地里两年之后,陈幸延还无法总结出有用的天气规律。这不是老农那经过岁月拷打的经验出了问题,是天气出了问题。

从前,陈幸延所在的宜兰每年有1/3的时间在下雨,而现在,即便是降雨量最多的冬天,也只有12月有雨。而台湾气候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只要下雨,便是大雨。

面对这样的极端天气,与土地朝夕相处了一辈子的老农们似乎也开始迷茫了。陈幸延则不然,他想要为农民们找到解决办法,刚好,作为一个技术娴熟的软件工程师,以不变应万变是他的强项。

一切都从一个微型气象站开始

中央气象局的气象站离农地有一定的距离,无法准确呈现出村里的天气情况,光是气温就相差很多,遑论晴雨了。因此,陈幸延决定自己动手。

参考了气象站所用的设备之后,陈幸延自行购买零件进行组装并编写程序,以此搜集了当地的光照、风向、风速与雨量等数据,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数据积累后,他绘制出了村里的温度变化趋势。

微型气象站 图片来源:iThome/陈幸延

在解决气候变化趋势之后,陈幸延开始分析了当地商店的数据,制作了一个农作物资料库,匹配气象站的数据用视觉化的方式预测未来3个月适合种植的农作物。

一旦开始动手,陈幸延就发现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去做。

他自制了田间感测器,让农民在家就能掌握天里的变化,并用2000台币(约人民币434.8元)的材料成本自造了一台价值2万台币(约人民币4347.8元)的太阳能除草机。

太阳能除草机 图片来源:陳幸延facebook页面

在村里设计开发并推广这些技术减轻了农民的经济与劳作的负担,但却让陈幸延忙得晕头转向,因为他不仅要做技术的事,农村里紧密的人间关系也是他必须考虑的。

但他却甘之如饴,他认为他正在帮助台湾农地与农民寻找新时代的出路。

越来越多的田间新血液

为了整合技术和人间关系,陈幸延索性租下一块空地,打造了一个开放农业(Open Farm)的实验基地,向农民和对农业感兴趣的科技人发出邀请,一起来实践出一个可循环的、结合当地农田与开源的经济合作模式,陈幸延把这片基地称为“Open Hack Farm”。

Open Hack Farm运营与技术开发的资金全都来源于公众支持

在Open Hack Farm出现的同一段时间里,另一群台湾年轻人走到了一起,他们有不同的工作,包括金融工程师、前端工程师、分析师、摄影师等等,把他们聚在一起的是一个共同的发现——好的技术走不出实验室,无法真正帮到农民。而他们要用开源的方式,为农民们打造出真正可用的工具。

他们的项目名为“阿龟微气候天眼通”,“阿龟”谐音“Agri”,是英文“Agriculture(农业)”的前缀,此项目的目的是通过让农民轻易掌握真实、准确、及时的气候资料而不用过度辛劳。

“阿龟微气候天眼通”项目的GitHub主页,这里面记录了项目所开发、使用的技术,所有人均可下载并自行使用

Open Hack Farm的HackMD页面,这里记录了社群的所有信息,包括项目的技术细节与社群的资金使用状况,所有人均可查阅、下载、参与讨论

Open Hack Farm与“阿龟”在理念上的完美契合促成了他们必然的合作。

Open Hack Farm与“阿龟”联合制作的自动耕种机器人Farmbot

去年春天,这两个社群联合以“阿龟微气候天眼通”这一专案获得了一项公民科技创新奖助金,在资金到位和粉丝支持的推动下,这一专案正在逐渐成形。

“我想做这件事,你要不要一起?”

1991年,一位名叫林纳斯的年轻人在一个讨论组发了条信息,他写道,“我在做一个(免费的)操作系统(只是个人爱好,不会像gnu工程那样大型、专业)……我想了解一下大多数人都希望有哪些功能。欢迎你提出任何建议,不过不能保证我会把他们全都实施:-)”。

从此,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脑极客共同实施、推动、完善、改进他的这一想法,最终,一个伟大的开源系统Linux问世。它没有员工,不进行投资,甚至不牵涉决策,却在当时抢下了微软的半壁江山。

如今已有多个操作系统以Linux为基础进行开发,而他们都有开源的特征 图片来源:vanguardia.com

而不论是Open Hack Farm还是“阿龟们”,他们的技术成果也都是完全公开的,并且在公开技术的同时还会附上自己的心得与疑问,邀请所有看到的人进行探讨。这也就意味着,只要看到了这些信息的人,不仅能够自行对技术进行复制,还可以在原技术基础上进行再创造。

这群年轻人试图用开源的技术与思想带动更多人一起为传统的农业找寻出路。他们致力于让不懂技术的农民因开源而获益,而他们自己也是开源的获益者,比如Open Hack Farm与阿龟共同打造的自动耕种机器人FarmBot的技术基础就是一位美国工程师Aronson设计、制作并公开的Farmbot原型。

Farmbot自2016年问世以来,已经升级到了第三代

视频来源:farm.bot

仅仅是源于林纳斯的一句不经意的邀请,Linux成为了真正属于所有人的系统;

因为100%的开源,Farmbot在全球范围内遍地开花,让许多人重建了自己与土地的联系;

因为想让农民不再过劳,想让技术真正得到广泛的应用,Open Hack Farm与“阿龟们”联合了起来,并将联合更多的人,改变台湾农业。

这一切都是这样开始的——

“我想做这件事,你要不要一起?”

如果不是现在,那是何时?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有一个人只在键盘上打了一句话,便激起了所有人的掌声。

所有人为他鼓掌,他为所有人鼓掌

Tim Berners-Lee,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与万维网(WWW)的发明者。在他用“http://www.”这一前缀打破了互联网从前的技术壁垒,并丰富了互联网上内容的形式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要靠着这项跨世纪般的技术专利大赚一笔,但他却放弃了专利申请。

他说,“这属于所有人”。

如今,互联网之风已经席卷了所有行业,而这些行业中并非没有互联网巨头,农业也不例外。同时,Tim仍然在积极地推动开放、包容的网络环境,他坚信,“如果我们成功,创造性就将在更大的和更多样化的群体中出现。这些高级思维活动,原来只发生在一个人的头脑中,而现在将出现在更大的、更相互联系的人群中” 。

回到农业中,我们正处于一个非常不明朗的阶段,我们渴望着新的模式、新的思想与新的技术,但矛盾的是,我们不愿意敞开自己。

行业游戏就像一局大富翁,自顾自地积累财富

不能只靠大公司,更需要像台湾新农人陈幸延一样,打破壁垒去改变农业——

以极低的成本也能做到农业黑科技,这对中国农业才是普遍适应的。

而内地新农人基本集中在卖货,这跟“二道贩子”有什么区别?

还有很多老农民不擅长的地方,更需要新农人去改变!


原创文章,作者:新农堂。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新农堂获得授权,未获授权违规转载法律必究。农业基地寻求报道,请联系新农堂。
分享至:
0 0
0
相关推荐
给个点评
登录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价
新农堂小程序

找渠道、找产品、找基地、找资源,上新农堂小程序!

新农堂

新农堂,专业的新农人农业资讯网站